您的位置: 鞍山资讯网 > 科技

职场6年我竟然输给大专生

发布时间:2019-10-13 03:11:02

职场6年我竟然输给大专生

我和Simon同一个月进公司。我毕业于全国重点大学,当时有三四家公司有意录用我,因为我现在公司的老板最赏识我

,所以我投身到这家合资公司。Simon是大专毕业,好像还是找了熟人帮忙才进公司的,他的英文名字还是我帮他起的呢。而现在,毕业6年后,他已经是上海分公司代总经理(原总经理调到新加坡),我却只是一个部门经理。 我告了 头 一状 刚进公司的时候,我被派去投资发展部做市场分析和预算。当我得知这一安排后,马上热血沸腾。这是多么重要的工作,而且很适合我 对数字敏感 的特点。但是两三个月后,我就知道为什么如此重要的工作会让给我这么一个 毛头小伙 做 太烦琐和复杂了。参加和客户的商业谈判,我就是干坐一边,听任经理的洋洋洒洒;预算多少主要是根据 头 的旨意,说错了也只得照着错的做。有时为了争取客户,做出的预算甚至是无利可图。 头 是个门外汉,自己原来是个什么办公室主任,拿着不知道那一个夜大学的文凭,总想在我面前树立威风。总之好的是他的,错了就是我们预算或分析出错了,所以私底下,部门里的几个同事都替我抱屈。每次根据 头 授意做的分析和预算报告都不能一次通过,反复修改几次才行。有一次,和老板一起去见客户,他问起我工作情况,我忍不住把心里话都说了,并提出了不少改进意见。老板笑着边听边点头,我一时兴起不知讲了多少不知深浅的话。后来,老板也到我们部门参加过预算会议,再后来, 头 对我就更不如从前,有几次甚至当着同事的面 剀 我

。我呢,也有了应对办法,首先拒绝加班,其次不发议论,再有就是只会点头。 Simon的境遇更糟 在我看来,Simon的境遇也不怎么样。他被安排做行政和库存管理。整天端着笑脸,揣着小心。什么传真机坏了,文具少了,他都得马上去跑腿。公司的仓库距离办公室非常远,来回得三四个小时,他每周都要去一次。遇上公司总部或其他分公司的重要任务来上海,还得赶去接送。因此他给人的感觉是每天都要加班,每个人都能对他发命令、提要求。他就是那种沉默少言、逆来顺受的人。 为什么 风头 只能给上司 一年后,我部门的头换掉了,来了个在澳大利亚读过两年书的 海龟 ,那时还不时兴这种叫法,听说是公司花了不少的钱通过猎头挖来的。他的 洋派 风格给部门带来了一种全新气象。每次做预算前,他都会先和我商量,提出利润目标,使我的工作有了 方向 。当然,他也让我学到不少知识和经验,加班又变成一件很愉快的事了。在公共场合,我保持一贯的沉默

,把 最劲 的风头让给他。这种状况维持了近两年,我开始觉得不满了:我的 海龟 上司多次受到的老板表扬,升职加薪,而我却原地不动,更尴尬的是部门又招聘了一位经理助理,我想我是不是该考虑另换东家了? Simon时来运转 Simon工作了两年左右,突然被调到公司的客户服务部,据说一次负责接送香港公司经理时,那位经理对他的认真仔细以及工作条理很是欣赏,他调到 客服部 后就担任了客服部的经理助理。他调动部门的那一年还被评为优秀员工。 我差点辞职 我的工作没有起色,只有更坏。我想我不是那种甘于牺牲的 老板 亲信,我有自己的想法和才干,我渴望权力和地位做一番大事

。很快我的态度变化引起了 海龟 的注意,几次意见不合后,他渐渐有什么事就让他的助理操办了。我想公司里所有的人都注意到了我的失宠和失落。终于有一次,他的助理来问我工程预算怎么做时

,我再也忍不住了,因为我干预算分析已经3年了,现在不明不白地转手他人,很明显,我被 甩 了, 海龟 决定扶植新人接替我。我脑子一热,冲进他办公室和他理论,具体的话我已经记不清楚了,只记得他咬牙切齿一字一句地对我说: 我是你的经理,你得按照我的要求做。 我还记得他办公室那扇门在我身后发出的巨大响声。 我不干了。我请了一个礼拜的年假(我三年来还没休过年假),修改简历,寻找工作。但是我三年下来,没有什么职位头衔,所以愿意聘我的职位都不高,自然工资也不高,而我和我的女友正准备买房结婚,经济上不敢冒半点风险,更怕找的工作不稳定不称心,没多久又得换工作。所以只能老着面皮在原来的公司里混,伺机再换好的工作机会。也就在我几乎走投无路的时候,我的老板(就是面试我然后把我招聘进来的那一位)找我谈了一次话,他大概听说了我和 海龟 的问题,又或者他也不满 海龟 的嚣张,反正他对我说了不少鼓励的话,无非是认可我的能力,但是还需要磨练,公司对我很器重等等。 老板这么给我面子,这令我多少有些意外和得意。然后,老板说打算在华东地区开设新的办事处,派去的人被授以很大的职权,两年后回上海可以升任经理甚至更高的职位,我答应去,头衔是主管,而且加了薪水。这是个出路,因为和上司闹翻,很难再继续相处,一时又找不到好工作。在外地的日子真是一言难尽,总公司的计划一改再改,我的努力总是显得在做 无用功 。两年后,我果然回到上海,做了我原来部门的副经理,经理职位空着。 Simon挤跑了 海龟 那位 海龟 被挤跑了,挤跑了他的人竟然是mon已经是高级经理了,管着销售和客服两大部门,市场推广的事也要插手管。没想到他的本事这么大

,不声不响地掌握了公司的要害部门,还三拳两脚地把 海龟 之流原来都不正眼瞧他的人赶走了。而我和Simon的关系也不复以往了,大家礼节性地打打招呼,开会讨论工作公事公办地正经。偶尔他也会请我吃饭,但我基本上都回绝了。以前总是我在他面前滔滔不绝,倾吐心怀,他则认真地听我说 东不好西不是 ,现在说什么呢?再后来,他一路高升,直到现在的代总经理,连老板也对他礼让三分,我也升了,副经理改为经理。我时常对自己的处境感到失望,特别是两个同时进公司的人,他只是个大专生,我想我在同事眼里是一个失败、 混得差 的人,是个笑话吧。我想辞职念书去,但是有了高学历又怎么样呢?:天道酬勤

微信怎么创建小程序
有赞微商城平台登录
有赞爱逛直播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