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鞍山资讯网 > 娱乐

重生凤舞九天 第二百五十七章 韦涛的邀约

发布时间:2019-10-12 21:32:27

重生凤舞九天 第二百五十七章 韦涛的邀约

见韦涛还一副犹犹豫豫模样,韦常勇故意说道:“你要是再不主动点,就等着凤歇儿嫁给其他人吧,要知道打她主意的,二等家族,三等家族的公子,多如牛毛!”

韦涛想了片刻,鼓起勇气说道:“好,我去!”

第二天一早,蝎子修炼完,便看见小玉儿一脸笑意的看着自己,不由撇撇嘴说道:“说吧,有什么好事,这么开心!”

“今天好多二等家族,三等家族的送来礼物,和拜帖,想见族长一面,请族长共进午餐,有的家族,还在礼物里面附了一张少主人的画像,更夸张的是,一些家族还在礼物里夹带者少主人的生辰八字。小姐,你要不要看看!”小玉儿好笑的说道

“不许收,全部退掉,我拍卖的是丹方,又不是我自己!”蝎子气愤的说道。

“知道小姐就不会收,小玉儿早就回了他们了。不过,还有一个人没法回,小姐要不就去会会吧。”小玉儿说道。

“谁?”蝎子漫不经心的一边坐在桌边吃着点心补充能量,一边问道。

“就是昨天和你共进晚餐的韦家少主人,韦涛韦少爷,他一早便来拜会小姐了,说自己对南沙镇还不熟悉,希望小姐能带他四处游玩一下。

“不去!”蝎子斩钉截铁的回道,“我才没兴趣应付一个什么话都要父亲说的二愣子。真是没遗传好,父亲那么精明,儿子却傻乎乎的!”

“可是,我觉的那韦少爷怪可怜的。他一点大家族少主人的架子都没有,看到我便鞠躬行礼,让我帮他通传,我说小姐你在修炼。至少要一个时辰,他说什么关系,便坐在偏厅等到现在。小姐。你没觉得韦少爷给人一种想要怜惜的感觉吗?”小玉儿一本正经的说道。

“那你去怜惜好了,我可没有时间。也没那么多的同情心!”蝎子淡淡说道。

“小姐,你说什么呢?你若是不想见,我现在就回了他,干嘛拿我开涮呀?”小玉儿撅起嘴巴,不开心的说道。

“就许你们总是拿我开涮,不许我回两句啊?我知道,你已经有七王子了。放心吧,小姐是不会逼你陪客的!”歇儿戏谑一笑,边开玩笑的说道,边站起身。

“小姐。你说什么呢!”小玉儿红着脸说道,看见蝎子站起身,一副要出去的模样,不由问道,“小姐。你打算去哪里呀?”

“去陪陪那个可怜虫,连我们小玉儿同情心都勾起了,若是我还不予理睬,你不是要说我铁石心肠啦!”蝎子一边向院外走去一边说道,“对了。你就不要跟来了

,我一个人应付得来!”

“是,小姐!”小玉儿应声道。

看见蝎子走进偏厅,韦涛立刻站起身,十分紧张,不自然的说道:“凤族长,您来啦?“

“我是猛兽吗?还是说我真的张了一张吓人的脸?”蝎子忽然的问道。

“呃?”韦涛猛的一愣,接着依旧万般紧张的说道,“凤族长美若天仙,怎么可能吓人呢!”

蝎子温暖一笑,问道:“那你为何每次看见我,都一副避之不及的模样,两次见面,一句话都没有,今天更是畏惧紧张?”

“这……”看见蝎子那友善的笑容,韦涛紧张情绪也缓和了一些,不过蝎子的问题自己却回答不了。

“你和其他家族的公子不怎么一样。”蝎子歪着头说道。

“我母亲遭仇家暗算,打落山崖,在山谷中生下我,由于跌落山崖时,母亲撞坏了脑袋,失去了记忆,也没了武力。但是,她对我极好,靠着给人缝补,洗衣挣钱将我抚养长大。在我十二岁那年,被父亲找到,可惜,当时我母亲由于原先的内伤,和常年来的辛苦劳作,换了重病,接回韦家不久便死了。在韦家,虽说我是嫡子,但是十二岁的我一点武力都没有,母亲又死了,所以家族里所有人都瞧不起我,耻笑我,还有人说我是野种。我从开始和那些人打架,搞得自己遍体鳞伤,到后来对别人说什么都不予理睬,专心修炼,到最后,我就变成了不爱说话,和人说话都会紧张,结巴了。”不知为什么,感觉蝎子像阳光一般,可以给人温暖,让人对她毫无戒心,愿意向她说出自己的秘密,韦涛将藏在心中的身世坦然的和蝎子解释道。

蝎子用精神力探了韦涛的能量,地道高阶,感觉他的气息,比南宫雨还要年轻一些,不由说道:“你的能量也不低嘛,在韦家应该会受到礼遇的。”

“幸好,我也算个习武天才,才能在韦家立足下来。”韦涛淡淡说道。

果然,是个惹人怜爱的小正太,看着韦涛那微微蹙起的眉头,一副怯怯弱弱的模样,蝎子真想将他搂入怀着,安慰一番,不过,不关乎男女,只是女子的母性泛滥而已。

“好了,说吧,想去南沙镇哪里玩?我带你去。”蝎子故意轻松的说道。

“我对南沙镇不了解!”韦涛张大眼睛,不敢相信的看着蝎子,接着小心翼翼的回道。

真是萌翻了,蝎子心说,千万别告诉姐姐你和南宫雨一样也一两百岁了,那就太刺激我的心灵,不过,她并没有询问韦涛的年纪,而是直接介绍道:“那我带你到后山另一边转转吧,那里风景宜人,空气清新,给人很舒服的感觉。”

“好!”韦涛淡淡的回答。

于是,蝎子便带着韦涛向后山另一侧走去。两人游山玩水,听韦涛吟诗作对,看蝎子打拳献艺,在草地上野餐,在路边吃特色小吃,到最后,熟络了,互开玩笑,像两个孝一般嬉戏打闹,开开心心,玩了一天。太阳快落山时,蝎子也玩够了,韦涛很绅士的送蝎子回凤家,两人一路走一路说笑,在回去的路上,看见了南宫威和南宫雨。

比蝎子更早一步,韦涛上前恭敬的行了一个礼,又恢复唯唯诺诺,抑郁的模样,喊道:“姑父!”

“姑父?”太震惊了,蝎子吃惊的看着韦涛。

“是呀!我母亲是韦家主的亲妹妹,对了,你们两个怎么在一起?”老远的就看见韦涛和蝎子有说有笑,那笑容还那么灿烂,和自己平日里自己认识韦涛、蝎子都判若两人,南宫雷心中很不是滋味,黑着一张脸问道。

“凤族长!”蝎子还没有回答南宫雷的问话,南宫威便上前打招呼道。

在南宫家的时候,蝎子见过南宫家主几次,不过,没有说过话,当然自己当初那身份也不配和南宫家主说话。她微微一笑:“南宫家主,别来无恙!”

“老夫真是眼拙,你在南宫家那么多时日,老夫竟然都不知道南宫家有您这样一个智勇双全的奇女子,也没用礼遇过你,老夫着实愧疚呀!”南宫威叹了一口气。

“歇儿永远记得,在歇儿最困难,最无助的时候,是南宫家收留了我,庇护着我,两位公子更是待我如知己好友。日后,南宫家有什么需要歇儿的地方,家主尽管开口,歇儿定尽全力帮家主办到。”蝎子诚恳的说道。

南宫威欣赏的点点头,多么聪慧的孩子,识大体,懂礼数,难怪就连火剑山庄都动了那心思,还有这个韦家。南宫威眯着眼睛,眼神深邃的看着韦涛。韦涛看看蝎子,看看南宫威,小心翼翼的行礼说道:“姑父找歇儿有事,那小侄就先告辞了!”说完看了一眼蝎子。

蝎子用手在嘴角比划了一下,示意他要常笑,要开朗。韦涛微笑的冲她点点头,便离开了。

对于韦涛,南宫威很了解,十二岁和母亲回到韦家,在他母亲死后,这孩子就变得自闭起来,不爱说话,不爱笑,起初还会和其他孩子打打架,到后来连打架都不愿打了。要不是武力造诣较高,算是一个武学天才,加上韦长勇的庇护,老早就被剥去少主的位置了。可是,现在在他脸上居然能看见如此灿烂的笑容,难道是这个凤歇儿影响的?这个凤歇儿到底有多大的影响力,可以将一个一百多年都没有改变过的人,忽然如同换了一个人?南宫威对蝎子的兴趣更加浓了些。

看见韦涛离开,南宫威看向蝎子语气亲切的说道:“现在就有一件事,想要拜托歇儿,我想见见雨儿。当初雨儿不顾一切前来南沙镇助你,到现在也没有回家,老夫很是担心!”

“当然,没问题,南宫雨就在我的别院中,我这就带你去见他!”蝎子礼貌说着便在前面带路向自己凤府走去。

南宫威趁着蝎子不注意的时候,将精神力渗透到蝎子的体内,想要感知一下,蝎子是否如传闻般已经到了天道中阶的实力。谁知,蝎子的精神识海中,竟然如同汪洋大海一般,无边无际,而自己那微薄的精神力,就仿佛是大海中的一叶孤舟,连大海的一角都看不透。忽然一个利剑瞬间刺进自己的小舟里,南宫威本能的收回精神力,脑袋里像是被利针猛地扎了一下似的生疼生疼,还感觉一阵耳鸣。

如果您觉得不错就多多分享本站谢谢各位读者的支持

,!

海口哪家医院治牛皮癣
日照治疗宫颈炎费用
张家口好的性病医院
海口能治疗牛皮癣的医院
日照治疗宫颈炎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