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鞍山资讯网 > 育儿

我和孩子的读书时光

发布时间:2019-09-14 07:45:16

  很多时候,她忙着作业,一忙忙到9点、10点。星期六要听爸爸讲英语,星期天要去老师家学奥数。她忙成这样,哪有时间读课外书哦?我看着,心里急得慌。

  她是她们班上课外班最少的。若是别的孩子,结果不用问,一定是老师很生气,后果很严重。好在她的老师早就认识我们,还不好意思生气。我不能不无限怀念她上小学低年级的时光。

  那时的休息日,一定是一家三口亲近大自然。周一到周五晚上,必定是我们读有字的书,她读图画书。她看书比电视多一些。当自己也能读有字的书后,她常常为书中故事吸引,在我们安顿她睡下后,又悄悄开灯夜读。我们是从开着的床头灯、滑在床边的书、没拉好的被角,发现她的这个秘密。有时候她为不让灯光从门缝泄出,开着手电,躲进被窝,损害眼睛。我们心疼,这一把戏自己小时候就玩过,自己可以,自己的孩子不可以。漫漫竞争路,哪一方面都不能闪失。你想啊,从小学到高中,多少知识要通过眼睛看到心上?

  后来升入小学高年级,她就忙多了。忙作业,几乎没时间阅读。我读书,她做作业。睡觉时,我把我觉得优秀的故事讲给她听,她嫌老套。偶尔去图书馆,她会赖在成人室里看幽默故事。上周六下午,我要她陪我走到单位拿自行车,实际上带她运动一下。她不从,再三请求把她放图书馆,回头接她。她要看幽默故事。我说那些东西不值得看。她说,知道是快餐,她看一看,乐一乐,心情就放松多了。这个从我身上掉下的肉球球,第一次让我有了陌生感,她有什么沉重无法放松呢?

  她喜欢郑渊洁,疯狂地喜欢,家里买了许多郑渊洁的书,床头挂着她和郑渊洁的合影。我一开始觉得郑渊洁作为一代儿童文学领军人物,他的书我可以大胆引导孩子去读、去喜欢,哪怕着迷。事实上,理想和现实有些距离,我有些后悔过早地把郑渊洁介绍给成长期的她。她从书中学到不循规蹈矩,学得自己的事自己做主,学得有些不像女孩子。总之,她要做一个与众不同的小孩。在她面前,我常常束手无策。

  昨天下午,她的语文老师身体不舒服,家庭作业由数学老师布置。 就一点点耶,太爽了! 她飞快地忙完作业,宣布她的重大决定:今晚我要看书,你不许给我听写,也不许考我。

  小小的书房,她在那里架着腿,托着腮,半仰在椅子上,读一本上世纪80年代的《中国优秀儿童文学作品选》,那是她爸爸读过的,她依然看得津津有味。优秀的作品有着穿越时光的神奇力量。我在另一边读着朋友向我推荐的书 白先勇的散文《蓦然回首》。眼睛落在一段文字上不忍离开: 有一天黄昏,我走到湖边,天上飘着雪,上下苍茫,湖上一片浩瀚,沿岸摩天大楼万家灯火,四周响着圣诞福音,到处都是残年急景。我立在堤岸上,心里突然起了一阵奇异的感动,那种感觉,似悲似喜,是一种天地悠悠之念,顷刻间,混沌的心景,竟澄明清澈起来 我感到脱胎换骨,骤然间,心里增添了许多岁月。 优秀的作品也会让人有脱胎换骨的感觉吧?

  书海浩瀚,其实,现在不仅仅是孩子,也包括我,在有限的时间里读好书,获取优质信息,是一件多好又多难的事。这条路再难也得走下去。

小孩子半夜流鼻血危险
生物谷灯盏生脉胶囊主治什么
腹泻可以用远大医药立可安吗
孩子流鼻血是怎么回事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