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鞍山资讯网 > 育儿

图腾大陆 第203章 真正的传承者

发布时间:2019-09-24 15:43:41

图腾大陆 第203章 真正的传承者

似乎是为了摆脱“好奇宝宝”这个听上去就不怎么样的称号,慕锦一路上都憋着没有说话。他不说话,胡高自然也不会说话,胡高心中已经有了捉弄慕锦的意思,他就要看看慕锦到底能忍到几时。

一行人走出四五里地,慕锦终于是忍不下住了。

“胡高兄弟,我们这是去哪儿?这个方向好像不是龙尾堡吧?”

按照慕锦的猜想,胡高身体恢复并且实力大增之后,按理而言应该是立刻去打龙尾堡那群“肥羊”的主意,没想到胡高竟然朝着一个完全不同的方向在前进。

“这个方向确实不是龙尾堡。”胡高给了一个不是答案的答案。

“那群‘肥羊’你不打算让他们放放血了?”慕锦疑惑道。

“不了,我现在对他们已经没有兴趣了。”

胡高这句是大实话,得到来自传承之门的传承后,胡高现在的眼界已经完全不同。现在的他,有太多的消息需要去证实,有太多的事情需要去做,每一件关系着他自己,更关系着整个狐族,甚至是整个兽族。

人很多时候之所以做出一些看似愚蠢而无意义的事情,并非是因为他真的智商不够用,而是因为他所见有限。了解的事情少、眼界狭窄,思考问题和行为做事的深度自然也深不到哪里去。

一个普通人通过一场简单的穿越就变成无所不知、无所不能、睿智而勇武的超人,这种故事,在任何一个世界都是不可能存在的。

在图腾大陆经历过这么多过去完全不敢想象的事情,再了解过传承之门中那些的知识和秘辛之后,胡高看事情的高度和思考的深度才终于变得不可同日而语。

现在的胡高,大概才是胡家、狐族所期待的那位传承者……

老实说,对胡高而言,传承之门的经历并不能算是一场愉快的经历。原本看似简单的事情,在经历过这一遭之后,变得很麻烦、非常麻烦。

但是,事情麻烦并不代表胡高不会去做!

胡高自认不是一个伟大的人。在穿越前,他虽然是个搞动物研究的研究僧,但他和大多数怕麻烦的宅男其实没什么区别。学业上,他更像是一只戳一次跳一下的懒蛤蟆,多数时间里,他都是吃了睡,睡了吃,混日子等死,得过且过。

即便如此,胡高并非没有自己的原则和坚持。

用胡高一直很喜欢的一句话来说——“小人物也有自己的尊严和坚持!”

就像他曾经为了争一口气怒考几年考上研究生一样,就像他现在因为已经摆脱不了的羁绊而坚定地继承了来自狐族的传承一般。

不管是为了他自己的性命,为了现在流在他体内的血,还是为了胡无双、胡彩飘这些已经和他有了亲密关系的女人,关于狐族、兽族的这些麻烦事儿,他都不会逃避!

胡高的实话在慕锦看来就完全不是那么回事儿了!

全程参与了胡高整个“拍卖场拉仇恨”计划的慕锦当然最清楚胡高对于从别人口袋里收刮油膏有着多么大的兴趣。现在胡高说什么?他放弃了?他对那些事情没兴趣?

如果不是妹妹慕卓衣在旁边,慕锦几乎都要不顾形象地咆哮了。

你特么这是在逗我吗?要让我相信你会对肥羊没兴趣,我宁愿相信母猪会上树!你要是对龙尾堡的那些肥羊没兴趣,那你在拍卖场那些举动又是为什么?小孩子玩过家家吗?!

看到慕锦脸上那副想要咆哮却苦苦忍住的便秘表情,胡高有些忍俊不禁,“好心好意”地为慕锦解释道:“之所以对他们没有了兴趣,是因为我有更重要的事情待办。而且,现在我还想明白了另外一个事情……有人专程在龙甲山脉中建立供人类强者进行补给的龙首、龙鳞、龙尾三堡并提供保护,有人专程建立晶方阁、提供在强者间流通的金色和银色两种晶方,你真当有能力做到这种事情的人或者组织是在做慈善吗?我看上的肥羊,同样是他们看上的蛋糕,现在的我可没那么好的牙口去他们的蛋糕上啃下一口

图腾大陆  第203章 真正的传承者

。”

听到胡高这番话,慕锦恍然,低头若有所思。

一旁一直很少说话的花荣此时忽然低声插话:“大哥,我从小在龙尾堡长大,从来没有见过人对龙尾堡中的居住者不利。我不是想要质疑大哥,但这件事是不是大哥你想太多了些。”

“我的傻兄弟啊!”胡高敲了一下花荣的脑袋,语重心长道,“你把事情看的太简单了。‘放长线钓大鱼’的道理你听过吗?真正做大事的人,所看的,都不是眼前的一时利益。不论是龙首、龙鳞、龙尾三堡的建立还是晶方阁的存在,都是为了他们的一场大计啊……他们总是善于进行长远的谋划,直到时机成熟,才会露出他们的锋芒和爪牙,就好像那个时候一样……”

花荣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

慕锦比花荣想得要多一些,在胡高的话里听出了些别的东西,追问道:“那个时候?他们?胡高兄弟你知道建立龙首、龙鳞、龙尾三堡和晶方阁的人是谁?”

胡高转过头,看向慕锦,非常和善地一笑:“‘好奇宝宝’,你还想听一次那句话吗?”

“得了,我不问了,放弃了。”慕锦一下子变得像是只斗败了的公鸡,蔫了,“你总得告诉我现在我们去哪儿吧?最初你说你要去王城,但现在我们前进的方向好像和王城的方向偏离了不少吧?”

“清元矿脉。”这次胡高倒是没有卖关子。

“清元矿脉?!”慕锦耸然动容,“你是宁城胡家的人?!怪不得!怪不得你会认识朗争而且还和他有仇!怪不得你杀了朗争的手下还能一副杀得好的表情,根本不把朗家放在眼里。我真蠢!居然没有从你的姓上面反应过来你是宁城胡家的人!”

宁城胡家和越城朗家是世仇,这件事不论是宁城的人还是越城的人都一清二楚。身为越城慕家的人,慕锦当然不可能不知道。

“现在反应过来也不算慢。走吧!我们去清元矿脉。在那之前……慕锦你有兴趣代我走一趟越城吗?”

“越城?让我现在回越城?这会很危险的。”慕锦有些迟疑。

“如果你愿意将你这身红得像团火的外衣换成一件朴素点的麻布衫,我保证,你的危险至少会降低一半。”胡高笑道。

“换衣服可以,但总得给我一个回去的理由吧?在家破人亡的那一刻,我便发誓,如果不能消灭朗家为亲人们报仇,我宁死也不会回越城!”

“哦?是吗?那这件事你一定会更有兴趣的,路上边走边听我说吧……”

……

在距离龙甲山脉几千上万里之外,远出龙华国国界的一片群山之间,有一片生灵罕至的幽暗密林。密林中心,波澜不兴的暗夜之湖好似完璧的处子,安静,不见一丝瑕疵。

烈日当空,却没有一缕投射在这片湖水之上,暗夜之湖,正是无尽的暗夜。

如此人间绝境,当然不会缺乏游览者,但从来没有任何一位游览者跳入过这片平静的湖水。也许正是因为这湖光太过完美,以致于没有任何人愿意去将这宁静的美打碎。

若是有人真的跳入了水中,他就会发现,在暗夜之湖中心处的湖底,有着一块明显松动过的土地,和湖底其它地方形成强烈的反差。

若是这人的探究欲再强一点,他便会发现,这块松动过的土地下面,有一道石门,石门后是一条人为挖掘的通道,直通往更深处的密室。

幽暗的密室中,烛光摇曳,映照出坐在密室中心的那一身紫衣的完美身影。即使只有一缕烛光,依然无法隐藏那紫衣之下惊心动魄的魅力。

“阿彩,‘暗夜之礼’还有七天就会完成了。”一个平静中不掩苍老的声音忽然从密室边缘的黑暗处传来。“恩。”密室中心的紫衣简单地应了一声。

“宁城那夜的剧变,确实出乎预料,你原本的实力已不足以支撑你继续进行任务。‘暗夜之礼’能帮你彻底打开被封印的力量,并帮助你日后的修炼。回去后,须时刻铭记你的任务。”

“是,师尊。”紫衣的声音依然平静,“胡家在那场灾难后,已经死伤殆尽,任务真的还有继续的必要吗?”

“狐族的底蕴,比你想象中要深得多,切莫小看了狐族……想要将他们的余孽一打尽,并没有那么容易。苟且偷生,这种事情,他们从数千年前就很擅长。包括那狼族,也是同样。狼族……就让那些蠢狼在胜利中暂时笑一会儿吧,狐族之后,就轮到他们了……继续跟在那名狐族的传承者的身边,随机应变。”黑暗中的声音充满了上位者生杀予夺的威严。

“是……”

“你的‘是’中带有迟疑,阿彩,切莫忘记你那因胡家而惨死的母亲。”

“弟子从不曾忘记。”

“那就好……阿彩,从你来的时候我就发现,你体内似乎多了什么本不属于你的东西,那是什么?”

平静的声音往往最令人胆寒,这个自黑暗中传来的声音很好地证明了这一点。

“是……是血奴誓约的效力。”

“血奴誓约……当初我确实告知过你,让你佯装被迫与那人签订血奴誓约,再以我传授给你的秘法压制血奴誓约对你造成的影响。你没能完全压制下去吗?也罢,留下些许效力,能让他更信任你。阿彩你专心承接‘暗夜之礼’吧,我先离开了……”

“恭送师尊。”

时间在沉默中过去了半个时辰有余,密室中心一袭紫衣的身影确定自己的师尊确实是走了,幽幽地叹了口气,取出一条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熊皮毯,温柔地抚摸着上面那一处处因粗糙的加工手艺而留下的瑕疵……

广元哪家医院治疗牛皮癣
南宁治疗不孕不育方法
宜春好的牛皮癣医院
汕头华美医疗美容医院要多少钱
上海中佑肛肠医院在线挂号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